单位会员
滔博生物 |【直播研讨会】如何利用Inscopix成像技术提高对强迫症的认识

发布日期:2022-07-08  浏览次数:83

2022年7月13日 星期三晚上九点至十点

和Lizzie Manning博士一起重新认识强迫

图片


1

会议详情


会议时间:北京时间2022年7月13日21:00-22:00

主讲人:Lizzie Manning博士,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

会议主题:思维回路:如何利用Inscopix成像技术提高对强迫症的认识

会议内容: 强迫症(OCD)是一种衰弱性疾病,影响约2%的人口,但临床和临床前研究都落后于其他精神疾病,可能是因为对患者生活的严重影响缺乏了解。

在本次网络研讨会上,Manning博士将讨论如何利用Inscopix微型显微镜成像技术来研究强迫症(OCD)的临床前模型。她将根据自己使用Sapap3基因敲除小鼠模型的经验提供优秀的示例,该模型是研究强迫症模型中使用最广泛的模型,还将介绍如何使用Inscopix自由活动钙成像显微镜成像与强迫症相关的神经行为的明显变化。她的研究利用尖端技术和深入的行为分析来研究这些行为障碍严重程度的个体差异,获得了独特的见解,用来指导制定更有效的强迫症靶向治疗策略。


2

报名方式


扫描下方二维码

立即报名登记本次网络研讨会!


图片

*注:本次研讨会通过Zoom云视频工具直播,请提前通过手机或电脑下载Zoom软件。扫描左侧二维码或复制以下链接在浏览器中打开即可下载Zoom软件。(为保证直播顺利进行,请使用本文中的软件下载方式进行下载)

https://inscopix.zoom.us/download

3

讲师文献--Biological Psychiatry:氟西汀治疗后与强迫梳理和反向学习相关的独特神经模式得到改善

近日,匹兹堡大学的Susanne Ahmari研究团队在国际精神病学领域的著名杂志Biological Psychiatry杂志发表了题为“Distinct Patterns of Abnormal Lateral Orbitofrontal Cortex Activity During Compulsive Grooming and Reversal Learning Normalize After Fluoxetine”的研究,研究团队采用Sapap3敲除(KO)小鼠作为强迫症相关行为的模型,氟西汀治疗前后(18 mg/kg, 4周)观察动物梳理、反向学习的行为,并同步用Inscopix自由活动钙成像技术观察LOFC的神经活动。

图片

确定大脑活动如何引起强迫行为对于理解强迫症(OCD)的神经基础至关重要。

强迫性障碍(OCD)患者反向学习任务中表现为行为紊乱和外侧眶额皮层(LOFC)活动异常。然而,强迫性学习和反向学习障碍是否有共同的神经基础尚不清楚。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研究人员使用氟西汀对模型小鼠进行治疗,通过使用Inscopix自由活动钙成像显微成像技术测量LOFC的强迫性梳理和逆转学习过程中的神经活动。

研究人员采用Sapap3敲除(KO)小鼠作为强迫症相关行为的模型。将编码GCaMP6f的病毒注射到Sapap3 Kos小鼠和对照组的LOFC上,植入梯度折射率透镜,用Inscopix自由活动钙成像观察LOFC的神经活动。在氟西汀治疗前后(18 mg/kg, 4周)观察动物梳理、反向学习,并同步记录其神经活动。

图片

图1  氟西汀相关的梳理次数减少与KOs中被梳理抑制的细胞百分比减少相关。





结果

在氟西汀治疗后,Kos小鼠的强迫梳理和逆转学习障碍得到改善。此外,在梳理和逆转学习过程中,KOs表现出明显的LOFC异常活动模式,这两者在氟西汀后均回复正常。最后,反向学习相关的神经元随机分布在梳理相关的神经元中(即,重叠是偶然期望的)。

图片

图2 Kos模型动物中,梳理编码的存在并不会倒置反转学习编码减弱




结论


在强迫症中,LOFC在强迫行为和反向学习过程中都被破坏,但这些行为是否有共同的神经基础尚不清楚。研究人员发现,LOFC在强迫性梳理和反向学习障碍中起着明显的作用,氟西汀对它们的改善也起着明显的作用。这些结果表明,LOFC在强迫症不同持续性行为的病理生理和治疗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图片

图3 强迫梳理和反向学习的编码是独立的


“我们对这些发现感到兴奋,因为它们不仅强调了强迫症领域的一个重要问题,而且也强调了许多精神疾病中的重要问题。人们通常认为,由于特定的认知和精神症状与同一大脑区域的异常活动有关,它们产生于相同的病理生理学。在这里,我们发现强迫症相关行为的情况并非如此,这可能对开发新疗法产生重要影响。”Ahmari博士介绍说


参考文献:


Distinct patterns of abnormal lateral orbitofrontal cortex activity during compulsive grooming and reversal learning normalize after fluoxetine

Manning EE*, Geramita MA*, Piantadosi SC*, Pierson JL, Ahmari SE

Biological Psychiatry (2021). https://doi.org/10.1016/j.biopsych.2021.11.018



本文来源于滔搏生物微信公众号。

Top